护眼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眼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将倒塌的关帝庙现精美壁画发现者自筹资金修古庙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42:55 阅读: 来源:护眼仪厂家

“今天我很激动!我们去年个人筹资做了初步修缮的古庙,北京和石家庄有人看到我发表在《中国文化遗产》上的文章,愿意投资对那座庙做保护。我为这座岌岌可危的古庙迎来了春天而兴奋。”这是近日河北博物院的郝建文在网络个人日志上发出的文章,引发了网友的好奇:他们为何要个人筹资抢救一座古庙?他们又是怎么筹资的?昨天接受晚报记者专访时,郝建文说起了这段难忘的经历。

缘起:

考古人为河北民间壁画保护申报课题

今年48岁的郝建文毕业于河北师大美术系、进修于中央美院壁画系,是中国考古学会会员、文博副研究馆员。1984年,进入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担任绘图员。迄今郝建文主持临摹过河北、山西的十几处古代壁画,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保定曲阳王处直墓壁画,这是我省首次由文博单位独立承担墓室壁画临摹工作。郝建文如今在河北博物院专事古代壁画临摹研究,前几年他和同事完成北齐高洋墓壁画等的“复原临摹”,引发业内外广泛关注。

2010年,一直关注古代壁画的郝建文从张家口文物部门得知,“崇礼县上窝铺村有个即将倒塌的关帝庙,庙内壁画非常精彩,希望能过去看看。”去年郝建文向河北省社科院申报的“我省民间庙宇壁画发掘与保护研究课题”得到立项,当年8月他带着这项课题任务与同事王文丽、张骞赶往崇礼。

揪心:

岌岌可危的古庙里有精彩壁画

虽然早听说关帝庙岌岌可危,亲眼所见还是令郝建文吃惊,昔日香火旺盛的关帝庙如今只剩四十多平方米的大殿:“房顶有层厚约一尺的黄土,上面杂草丛生,看上去摇摇欲坠。大殿顶部中心位置有个脸盆大的洞,搭在梁上的一根椽子已经和梁脱开。殿内东北角也有个大洞。因为长期漏雨,东壁北侧上部,墙皮破损。东山墙的北侧和南侧都有裂缝,最宽的地方有拳头那么宽。殿内摆放着秸秆等杂物,墙外就是个羊圈。”当地村民看到郝建文等人进庙,还直劝他们别多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塌了,但在郝建文他们看来这个摇摇欲坠的小庙真有宝。

“殿内东、西两壁壁画保存比较完整,北壁仅有少量壁画保存下来。壁画内容是《关帝圣迹图》,上下分四栏,采用了连环画的构图形式,东壁绘20幅,西壁22幅,每幅都有榜题,也可以说是文字说明。主题明确,图文对照,是传记性的连环画。”郝建文透露,殿内的《关帝圣迹图》前后顺序呈之字形——始于东壁右下角的《刘关张桃园结义》,到右上角的《曹公奉送十美女》止,然后转接西壁最下方右侧的第一幅《曹公进送赤兔马》,到最上方右侧的《三顾诸葛出茅庐》结束。画幅上下用彩云图案分界,左右则用比较宽的彩带间隔,“间隔带上绘有人物、动物和瓜果蔬菜等。人物中有蹲着抽烟袋的老人,有光屁股玩耍的孩童;瓜果蔬菜则有南瓜等北方常见蔬菜。”

在从事壁画考古多年的郝建文看来,这些壁画的作者截取的都是关羽传说中最典型、最生动的情节,“从画面的构思看,达到了明清时期民间画师们所追求的‘画中要有戏,百看才不腻’的境界,有着非常强烈的民间美术特色。画面处理极其简练,用最少的人物来表现复杂的情景。色彩光洁明丽,人物生动活泼,一个个人物仿佛舞台上粉墨登场的演员,一举一动,每个表情,都充满戏剧性。”不过奇怪的是,这组壁画中缺了关羽的几个重要事迹,“或许那些画面,绘在了大殿北壁,现在早已脱落或被草泥覆盖。”

调查中,从大殿正梁等处的题记郝建文他们发现,这座庙建于1803年清朝嘉庆年间,壁画则绘制于1890年光绪年间。

抢救:

一个想法引来八方支援

必须马上抢救!目睹了上窝铺村关帝庙的现状后,郝建文等格外揪心。但资金从哪里来?这座关帝庙尚未列入文保单位,也就意味着无法为其申请专项修缮资金。

郝建文不甘心,数十年考古生涯里他最痛心的莫过于文化瑰宝莫名消失,“1998年我曾在怀来的一座关帝庙看到壁画,画师水平相当不错,但随时有倒塌的危险。2009年初冬我再去,那座古庙已荡然无存。一想到那些壁画就此化成了泥土,真的很难受。”面对着濒危的上窝铺村关帝庙,郝建文暗自发誓绝不能让悲剧重演。此时一位热心村民向他表示了愿自发维修关帝庙,当地文物部门也予以认同,几方商议后敲定解决坍塌和漏雨等需一万元。其间郝建文突然萌发了个想法:“我们精心制作三小幅这座庙壁画的摹本,由爱心人士收藏,以此筹集修缮资金。跟王文丽、张骞他们一说,都觉得可以。”

回石家庄后,郝建文他们把赠画筹集修缮资金的呼吁发到朋友圈,很快得到回应。广东企业家沈先生将一万元汇了过来。“他说施工宜早不宜迟,至于那三幅壁画摹本,啥时候画完啥时候再给他。我们也用业余时间完成了对他的承诺。”这笔资金当即转交给了上窝铺村,“当初几方就商定,资金由当地村民管理,县里文物部门现场监督施工。”去年秋天崇礼文物部门同行给郝建文发来微信,“一看照片我挺激动,顶部的大洞不见了,顶子都重新修了,椽子也复位了。就剩下房顶铺瓦,到春天就可以完工……关帝庙保住了。”

今年1月,署名郝建文、王文丽的《河北省民间庙宇壁画挖掘与保护研究——以崇礼县为例》在《中国文化遗产》刊物上刊发,有石家庄、北京等地读者联系上郝建文提出捐资意向。“我感到很欣慰。完成个课题不难,如果就此寻找到一种方法,能有效地将那些濒临坍塌、消失的古代建筑,以及建筑上的壁画等保住,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展望:

文物保护吸纳民间力量

崇礼关帝庙保住了!郝建文欣慰之余还惦记着存放在他记忆中的瑰宝,“譬如张家口区域内有大量古代庙宇,大多有明清时期的壁画,有的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还有些未列入文保单位的古建筑保存状况不好。通过崇礼上窝铺村关帝庙的抢救,我发现热心文物保护的人不少,应该将这部分力量吸纳进来。”

对此河北省文物局相关人士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我省一直提倡和鼓励民间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前些年张家口蔚县一些未列入文保单位的古建维修时就吸纳了民间资金,效果不错。不过民间力量介入的前提是应在当地文物部门的指导下,保证不可移动文物的修缮遵循‘最少干预’和‘不改变文物原状’等原则。”

自动采样机货源

锁具配件货源

养殖燃煤锅炉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