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眼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衣楼1314

发布时间:2021-01-20 08:05:43 阅读: 来源:护眼仪厂家

第十三回、疑虑丛生

如明起身,发现自己身下的床单已经全部被自己的冷汗浸透了,心脏也在不

停地疯狂跳动,然而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却挥之不去,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

记得一双温暖滑腻的手的触感。

这一夜,如明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合上眼依旧是那张微笑的脸,就算

是运起罗汉降魔的内功,这种念头也无法消除。他甚至想赶快天亮,第二天就去

见宁菲菲,尽管他还没想好见到宁菲菲之后该说什么做什么。

「那双手,真好看……」正当如明想入非非之际,忽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等一下,女施主的脸上并没有这么白,为什么一双经常干活的双手会如此美丽?

她难道……」

想到这里,如明背后再次冒出了大量的冷汗,他一激灵坐了起来,越想越是

在意这个细节。「我听说江湖中有些手上功夫了得的人对双手的保养超乎常人,

师叔说过她会武功,难道说她一身的功夫全在这一双手上?还是说她的脸是易容

过的而忘记给自己的手也易容了?」

如明构想了很多种可能,终于还是决定一早起来就再去找宁菲菲,一定要把

这个事情调查清楚。有了这一点疑虑之后,他的心中反而豁达了不少,也终于再

次睡着了。

第二天,如明一早起来,感觉精神并不是很好,昨夜的后遗症开始渐渐凸显,

他只觉得心绪不宁,心烦意乱。做过早上的功课之后,如明向还在昏迷的师傅真

净问了安,之后施展轻功,直接下山奔赴宁菲菲所在的小院。路上偶有其他弟子

问候,他也没有理会。

当他赶到了小院的时候,宁菲菲正背对着他,照顾着她的那些蚕。她将其中

一只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仔细地端详着,仿佛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在接近。她

的双手洁白无瑕,一如如明昨日以及在梦中见到的一般,只是脸上依旧风尘仆仆,

如同劳作多年的女人一般。

「女施主好雅兴。」沉思良久,如明终于还是开口了。

这声音让宁菲菲「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护住宝贝蚕,然后回头看到是如明,

才松了口气:「大师总是悄无声息地出现,还真是让妾身有些不太适应。」宁菲

菲转过身来正对着如明,换换施了一礼道,「若大师是坏人,妾身恐怕早已遭遇

不测了。」看着如明的面色,宁菲菲心中已经有了一些计较,这虚浮的面色恐怕

昨夜因为某些原因没有睡好吧,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了一缕意味深长的笑容。

「女施主不必多礼,贫僧……」看着微笑着的宁菲菲,如明又是一呆,随即

暗道「不好」,道了声佛号,继续说道:「贫僧此番前来,乃是有要事相询。」

宁菲菲不知道如明的真实意图,但是心中的计划却必须要继续,如今猎物自

己送上了门来,岂有放过之理,于是说道:「大师原来定是有些疲惫,不妨进院

内休息一番,妾身也再准备些薄茶。」

虽然心中很是着急,但是如明也知道出家之人需要戒骄戒躁,于是便点头答

应了下来:「如此,有劳女施主了。」

于是宁菲菲带着如明,慢慢地绕回了院内。「妾身看大师面色似乎不是很好,

莫不是这次的下毒事件,很是棘手?」

如明心知并非如此原因,只能暗道「罪过」,嘴上说道:「不错,遇到了些

难题。」随后也不多说。

「原来如此,大师辛苦了,为了外子一事奔波劳碌。」二人说话间已经走进

了小院,「大师请坐,妾身这便去准备茶水。」随后腰肢轻摇,款款走进了厨房。

看着宁菲菲摇曳的背影,如明的心绪再次飘到了九霄云外。人生中第一次,

开始对女人衣服下面的胴体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不知道她的身体是不是和她的

手一样白……」当如明开始这样想而不自知的时候,就是他陷落的开始。如明赶

紧摇了摇头,念起了经试图将这不洁的念头从脑海中驱除,只是这个想法想野草

一样蔓延起来,哪怕是能够安神入定的佛门心法,也无法阻止。

「大师,请用茶。」不知过了多久,宁菲菲已经将茶水烧好,奉到了如明的

面前。如明回过神来,接过了茶,不管它有多么烫口,直接一饮而尽。「大师这

茶……」宁菲菲刚想阻止,却发现如明已经将一个空盏摆在了她面前。滚烫的茶

水滚入喉咙,让如明痛苦不堪,但是这疼痛却是暂时驱除了心中的杂念。如明只

觉得这番辛苦是值得的。

「看来大师远道而来,真的口渴了。」宁菲菲这次起身从贮水的水缸中舀了

一瓢清凉的水倒在了盏中,「这水凉多了,大师不妨喝这个。」

如明摆了摆手,深吸了一口气,正色说道:「女施主,贫僧之后还有事情要

做,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宁菲菲见如明面色严肃,心中也是狐疑不已:「难道我已经被怀疑了?还是

少林寺中毒的人死了?」于是她也不敢怠慢,连忙正色坐在了如明的对面:「大

师请说。」

「女施主可是身负武功?」如明一脸严肃地望着宁菲菲,试图从她的表情中

看出个大概。只是宁菲菲又岂是会因为这种小事动摇的人?媚功的心法,最重心

境,她的心境也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不似寻常女子。于是反问道:「大师何出此言?」

如明见宁菲菲没有丝毫动摇,心中疑惑更深,于是说道:「女施主呼吸平稳

而绵长,因此贫僧有此推断。更何况,女施主面上虽然满是风霜,但这一双手却

是异常白净……」后面的话如明没有说完,似是在等待宁菲菲的回答。

宁菲菲不精通易容之术,这些易容上需要注意的细节自然没有注意到,不过

这点却给宁菲菲提了个醒,知道了自己经验的不足,再下次就能注意。所以她点

了点头,说道:「妾身的确改变了自己的相貌,只是妾身自信相貌太过出众,也

曾经因为这面皮遭受非礼,因此这才决心今后再不以真面目示人。」说这些话的

时候,宁菲菲泫然欲泣,眼角挂上的泪滴,不知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原本以为

找到了个好人家,没想到又遭到了这样的变故……」

如明忽然产生了一股想要将眼前的人拥入怀中好好怜惜的冲动,他不再管佛

教的清规戒律,起身走到了宁菲菲身边,伸手擦去了宁菲菲眼角的泪水,安慰道:

「女施主,这次是贫僧思虑不周,还望女施主能宽恕贫僧。」擦掉的泪水也抹掉

了宁菲菲抹在脸上的灰尘,露出了一段洁白的肌肤,还透着些许的红晕,「今后

女施主若有什么事情,尽管上少林寺找贫僧便是。」

宁菲菲听了,抱住了他的腰身,扑到了他怀中将头埋在了其中,发丝间传来

的幽幽清香让如明心神又是一荡,此刻的他早已把清规戒律全都抛到了脑后。只

听宁菲菲低声啜泣道:「妾身不过是想找个依靠而已……大师……」

如明犹豫了一下,心中默念阿弥陀佛,最终还是一手成掌做合十礼,另一只

手与宁菲菲相拥以示安慰,一语不发,只留下宁菲菲偶尔的啜泣声。不久之后,

宁菲菲安静了下来,如明也将其放了开,心中竟隐隐有些不舍这种温香软玉入怀

的感觉。

「女施主可感觉好些了?」如明问道。

宁菲菲则一言不发,擦了擦眼角,走向了一旁水缸,轻轻掬起一把水,仔细

地洗了洗自己的脸庞。然后背对着如明说道:「大师,可愿看看妾身原本的面貌?」

如明心中隐隐有期待,却苦于身份无法表露。在他迟疑的时候,宁菲菲已经

转过身来,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瞬间占据了如明的整个心神,与一月以来他魂牵

梦萦的面孔重合,仿佛天地间所有的色彩都集中于此,其他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

宁菲菲铺下的情种在这一刻终于绽放,如明二十多年所修的心境,佛法,一瞬间

被破得干干净净,哪怕让他现在还俗与宁菲菲成亲,他心中也是一千一万个愿意。

只是,宁菲菲要的,可不是这种不安定的情感,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才

是重头戏。

「妾身的确是身怀功夫的,不过这功夫却不太方便在外面展示,不知大师是

否愿意进入妾身的屋内看一看呢?」宁菲菲眉目含情,嘴上挂着似挑逗似魅惑的

笑容,如明哪里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魂早已不知哪里去了,根本没有考虑有没

有危险或者陷阱,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有劳女施主了。」然后径

直走进了宁菲菲的卧室之中。卧室之中不知燃着什么香料,闻起来似是麝香又似

蜂蜜,如明也没有在意,只觉得女子卧室,理当如此。

见到如明一步一步如自己计划一般走入了自己的卧室,跟在他身后的宁菲菲

笑得更媚了。

第十四回、勾魂摄魄

宁菲菲轻轻笑着合上了身后的门,同时也卸下了她全部的伪装,面前的男人

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接下来只需要好好享受一下过程,就能有一个表面上是少

林弟子,实际上只听命与自己的奴隶了。

「女施主,不知是什么功夫,还不方便在外面展示呢?贫僧听说江湖上有一

种明玉掌法,专练一双手掌,平日里外观不显,唯有在室内暗处,双掌会发出夜

明珠一样的白色光泽。」如明心中忐忑,又带着些许莫名期待,嘴上却说出了自

己之前的另一种猜测。

宁菲菲听了,「呵呵」地笑出了声,那笑靥在如明看来有一种引人破戒的魔

力。就在如明呆滞的时候,宁菲菲不知何时已经双手抚摸到了如明的脸庞上,那

触感和他梦中梦到的没有任何差别,滑腻而温暖,让人安心。宁菲菲左手穿过耳

朵揽住了他的脖子,右手掠过他稀疏的胡渣,轻轻用一根食指挑起了他的下巴,

用低沉却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妾身练过很多种功夫,手上的功夫也练过不少,

如果大师想看,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

如明心中荡漾,咽了一口唾沫,他很是害羞,却更加期待,隐隐更是期盼着

宁菲菲的手上功夫和他梦中一般无异,下体的佛棍也是早已蓄势待发。他紧张地

点了点头,示意宁菲菲自己很想看。

「妾身这手上的功夫,源自唐代公孙大娘的剑器之舞,用手指来跳出一套高

明的舞蹈。与赵飞燕掌中起舞不同,这是真真正正的掌上舞蹈。」宁菲菲推着如

明到了自己的床边,稍稍用力,就将如明推坐在了床上,「大师请坐好,妾身这

就开始。」

随后,宁菲菲将双手一点一点从如明身上移开,过程中已经开始规律地摆动,

如同两条在水中畅快游泳的游鱼,轻灵而妖娆。「请注意看着妾身的双手。」

听到宁菲菲的话,如明不自觉地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不断舞动地双

手上。宁菲菲十指飞舞,时快时慢,仿佛有着某种规律一般,吸引着如明的精神。

如明渐渐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在手指不断地挑勾下,逐渐朦胧起来,仿佛世界都

在离自己远去,逐渐模糊,而视线中的双手却越来越清晰。

「对……就是这样,看着妾身的双手,你感觉很放松……」

见如明的眼神逐渐变得呆滞无神,只是痴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宁菲菲知道,

自己的「勾魂指」已经生了效果,自己一个月以来的布置终于完全成型了。如明

现在已经进入了姹女道经常使用的「摄魂」催眠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的男人,会

对外界的刺激做出无意识反应,也会对外界所说的事情言听计从,即使以后脱离

这种状态,催眠中留下的暗示依旧会长期存留在潜意识的深处,只需要特定的条

件就能够激发。因此接下来只要对如明植入对自己忠诚的暗示,他就会对宁菲菲

言听计从。

不过宁菲菲第一次施展这种媚功,还拿捏不好如明进入这种状态究竟有多深。

如果状态很浅而刺激太大的话,受术者只会被刺激醒来,这当然不是宁菲菲希望

看到的。所以她还需要先试探试探如明的状态如何。

她继续在如明的眼前施展勾魂指,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如明,你现在

听好,我现在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必须如实作答。明白吗?明白的话,就点点

头。」

如明呆滞地点了点头,嘴里缓慢地吐出了两个字:「明……白……」

宁菲菲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状态,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进入这个状态也可

以说话,着实也吃了一惊。不过她很快调整了过来,手上的动作继续,并且一点

一点地靠近如明的眼睛,嘴上问道:「如明,你最亲最爱最尊敬的人是谁?」

如明的眼神依旧呆滞,缓缓开口道:「菩萨……」

这个回答让宁菲菲颇为意外,心道:「菩萨?看起来你也不怎么老实嘛……」

宁菲菲以为菩萨是女身,所以觉得如明也是暗中喜欢菩萨。殊不知其实菩萨乃是

无相之体,是男是女取决于人怎么看他,这却是个大误会。宁菲菲却不知这些,

微微一笑,仿佛看透了这和尚的本质,于是继续问道:「如明,你在少林寺是何

职位?」

「般若堂……首座……真净座下大弟子,主管……对外事务。」

宁菲菲点了点头,看来其所言不虚。于是继续问道:「那天同你一起来的师

叔是谁?」

「真悟……师叔……只研佛法……不管外物……」

「少林寺是如何看待妾身的?」宁菲菲又问。

「起初……是怀疑……」如明的面色流露出了一丝迟疑,见状宁菲菲连忙双

手轻点如明的太阳穴,将两股内息轻轻打入了如明的脑中,随后如明便安定了下

来,继续说道:「被我……消除了……」

之前的情种对如明的影响很大,除了让他心神无法集中,也在暗中让他对宁

菲菲产生好感,不再怀疑。若不是宁菲菲自己在易容上出了些差错,如明连今日

的怀疑也不会有。见如明这么知趣,宁菲菲满意的笑了笑。她忽然觉得这种状态

很有趣,处在这种状态的人什么都不知道,只会乖乖听话,如实回答一切问题,

她很喜欢这种将人全部掌控的感觉,甚至有些爱上了。

随后她用手微微撑开了如明的双眼,让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睛,然后运起媚功,

用魅惑的声音说道:「如明,仔细听好,你的魂魄已经被我勾走了,你的魂魄完

全属于我,所以现在的你会完全听从我的命令,把我当做你最亲最爱最敬佩的人,

我就是你唯一的勾魂菩萨。我可以将魂魄暂时还给你让你回到原本的状态中,但

是你的魂魄已经被我打上了烙印,你的心里会把我当做最尊敬的菩萨,我说的话

就是菩萨的懿旨。只要我对你勾勾手指,或者我说『妾身是你的勾魂菩萨』的时

候,你的魂魄就会再次回到我手里,你也会回到这样的状态中。你听明白了吗?」

如明呆滞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些许崇拜,说道:「明……白……」

宁菲菲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好,我会暂时把魂魄还给你,之后你

会清醒过来,你不会记得任何在我勾走你魂魄时发生的事情,不过我对你的烙印

永久有效。你明白吗?」

如明再次点头。

宁菲菲拍了一下如明的秃脑瓢,说道:「这是我将魂魄还给你的信号,你现

在可以醒来了。」随后宁菲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神色,摇了摇如明的身体,说道:

「如明大师?如明大师?你怎么了?」以防万一,宁菲菲还是先用普通的语气问

了问如明的状态,见如明没有反应,又摇了摇他的身体,如明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如梦初醒地问道:「女施主,贫僧这是……」

「妾身的指尖舞蹈太过无聊,让大师睡着了。」宁菲菲故作可怜地说道,

「妾身学习时日尚浅,请大师不要怪罪。」

如明看着宁菲菲似嗔似怪的模样,心中又是怜爱又是歉疚,忙说:「怎么会

怪罪,是贫僧近日忙于俗物,太过疲惫了。贫僧近几日都不得安睡,没想到却在

女施主这里睡了个好觉。」

「既然如此,妾身便再舞一次,大师便在此处安稳睡眠,明日再回山门如何?」

宁菲菲见如明毫无自觉,心中暗笑,又对这控制人的法门偏爱了几分。纸上所记

载的,又怎么能比在真人身上实践有趣?

虽然心中知晓寺中还有不少事务,但不知为何却是不想拒绝宁菲菲,于是说

道:「既然如此,便多谢女施主了。」

「大师请在床上躺好,这回妾身不会轻易唤醒大师了。」宁菲菲说这句话的

时候,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意思,只是如明却全然不知。如明此时坐在床上,宁

菲菲没等他做出反应,便脱掉了他僧靴,然后在如明脚底板的中心轻轻用手撩了

一下,直激得他浑身发软。随后宁菲菲将他推倒在了床上:「大师,请看妾身的

手指。」说着,宁菲菲手做兰花盛开,对着如明的眼睛勾了勾手指,虽然没有用

任何媚功,如明还是在看到手上动作的一瞬间,眼神再次呆滞起来。宁菲菲又摇

了摇如明的身体,发现他依旧是一副呆滞的模样,也确认了他已经被媚功控制了

心神。

「典籍上记载,这『夺神香』配合勾魂指,就算是得道高僧也能就范,看来

果然效果斐然。这夺神香制作方式还算不难,虽然剩的不多,不过好在可以再制

作不少。收集材料的事情,就交给这和尚了。」宁菲菲回身满意地熄灭了屋内点

燃的香,然后慢慢回到了床边,轻轻抚摸着如明的脸颊,问道:「如明,还记得

妾身吗?」

「勾魂……菩萨……」

小白不言弃破解版

梦幻仙境(仙履奇缘)安卓版

qq保皇游戏下载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