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眼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春虐恋0607

发布时间:2021-01-20 03:25:49 阅读: 来源:护眼仪厂家

第六章:院长之间

作为我唯一的患者,我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陪伴李小菲。虽然这女孩神神叨叨

的,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她所学涉猎范围之广,也不得不让我佩服。尤其对于

周易玄学,五行八卦说的更是头头是道,反正听的我是两个脑袋大。

有时候我也打趣她,问她你这大仙什么时候出马,好也让我带带仙气。她总

是若有其事的说就在近日。

周末周沁找到我,说是为了感觉我帮的大忙,做了家宴请我去做客。我推脱

说不用客气。但是周沁说侯院长一定要当面向我道谢。我一看盛情难却也只好应

允了。

到她家的时候,侯院长正在厨房忙活,听见我们来了出来跟我搭话。周沁脱

了外套解开侯院长腰上的围裙系在自己身上笑着说:「你们聊吧,我去做饭。」

我和侯院长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工作上的事。他们俩结婚多年没

有孩子,两人潇洒的过着二人世界,也正是这样周沁的身材能保持的如此之好。

不久几样菜都炒好放在了桌上,侯院长拿出一瓶茅台酒。

「今天小徐一定要和我多喝点,我得感激你的相救之恩。」

我连忙说:「侯院长说的什么话,本来就是反贪局拿错了人。我只不过尽了

一点微薄之力罢了。」

侯院长轻轻摇了摇头,给我们两人的杯倒满酒。又在周沁的杯里倒了半杯。

「你今天也喝一点,陪陪我们。」

我看着满满一大杯的白酒很是头疼。我的小酒量,这些酒估计就上停了,没

办法咬牙喝吧。今天侯院长的兴致并不是太高,只是一口一口的喝闷酒。

可以想象他才四十多岁,正是有一番作为的时候。碰到这个事虽然解决了没

有牢狱之灾,但是前程肯定是完了,据说院长的位置怕是都不保,正在等待上面

的安排。

一杯酒下肚,侯院长还要给我倒。我连忙说已经到量了喝不下去了。他也不

勉强只是给自己倒上自斟自饮。

一会功夫一瓶白酒到底,看的出来侯院长平时也是不太喝酒。这点酒下肚喝

得又有点急,眼睛明显发直,不一会就倒在桌上睡了过去。

周沁摇着头笑着说:「还说要好好陪你,结果先把自己喝倒了。」

周沁喝了点白酒也微微有些醉意,她用手支着下巴看着我:「你等一下,我

去给他煮点醒酒汤。」

我这时醉意也上来了,看着周沁微带醉意的如丝媚眼,粉红色的欣长脖颈,

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把脚从拖鞋里拿出来,在桌下轻轻放到了她大

腿上。

周沁微微惊了一下,接着用指甲在我的脚面上狠狠克了一下。

虽然吃痛,但是见她好像并未生气,就赖在上面不肯拿走。周沁禁起鼻子把

我的脚扔了下去,用嘴型吐出三个字「小色鬼。」

说完她起身走进了厨房。

看着她轻轻摇曳的腰臀,我不由的吞了口水。伏在桌子上的侯院长慢慢的发

出了鼾声,我蹑手蹑脚的起身跟进了厨房。

周沁听见我进来,转身见我用发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也感觉出我的坏

心眼。她略微紧张的小声说:「你要干嘛?」

我走过去拥住她:「我要你。」

周沁身体有些僵硬,她不安的扭动着。

「你疯了?」

我紧紧搂住她,不让她脱离我的身体。

「侯院长醉了,主任你就答应我吧。」

我和她在互相扭动中碰到了灶台上的碗碟,发出了叮当的几声响声,侯院长

的鼾声停顿了一下,我和周沁同时停止了动作,不一会鼾声又均匀的想起来了。

周沁的眼神扫了扫客厅,叹了一口气小声说:「不要在这,到屋里去。」

她同意了!我怀着性奋的心情,顶着小弟弟跟着周沁进了卧室。

「小点声。」

周沁说完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去叠好放在床上,最后转过身把内裤脱掉,

弯下腰轻轻放在叠好的衣服最上面。

我猴急的不得了,当她弯下腰去放内裤硕大的屁股正对着我,早已经顾不得

别的,褪下裤子抓住她的腰狠狠的把肉棒刺进她体内。

周沁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满的看着我。

我知道有点粗鲁了,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但下体并没有停止快速冲击着臀肉。

周沁双手扶在床尾,俯下身子把臀部翘起。我在身后紧紧抓住她丰满多汁的

大屁股,坚硬如铁的肉棒快速在缝隙间游走。周沁急促的喘着气,压抑着不让自

己发出声音。她抬起左腿蹬在床上,让下体分开方便我更容易深入。

后入的感觉真好,我见到眼前的丰臀上涌起的一层层肉浪,忍不住用双手抓

住那两掰肉丘大力的揉动。

床头上方挂着他们夫妻的结婚照,我看着甜蜜拥在一起的二人,听着客厅里

徐徐传来的鼾声,紧张禁忌的刺激感真是让人太爽了。

我一边看着照片里的侯院长一边尽情玩弄撅起屁股的美妇,心里悄悄的说:

「侯院,主任被我弄得很舒服啊。」

双手扒着两瓣屁股向两边分开,小小的菊花和身体交汇的地方完全显露出来。

「连屁眼都看的这么清楚,院长我已经和你一样了解主任了。」

粗壮的肉棒每次拔出时阴唇下的包皮都会裹着肉棒拉出来。我腾出一只手,

轻轻抚摸着那层包皮,稍微停留了一会手指顺着那层软肉向上移动,来到了小巧

的菊花上面慢慢的画着圈,手指轻轻滑过一圈圈的褶皱,慢慢品味带给手指的触

感。

周沁撒娇一样的嗯了一声,把我的手拉开。

「别碰那里。」

移开手指,双手紧紧搂住周沁柔软的腰肢,臀部向马达一样急速抽插。过了

一会周沁想是累了,身上起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她向前一滩倒在了床上,轻轻摇

着头表示她不行了。

她倒在床上让肉棒离开了她的身体倒是把我闪了一下,心里火急火燎的很不

舒服。我连忙把她翻过来让她平躺在床上,我伏在她身体上,用正常体位进入她

的身体。周沁也很配合的支起两条腿让插入更加顺畅。

又插了百十来下,周沁明显已经很有感觉了,她微闭着双眼,头侧向一边,

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我此时下体传来的感觉也很强烈,

我把她的双腿架到肩膀上,让她的下体高高向上翘起,这样整只阴茎可以最大限

度的插入她的身体。我用最快的速度用力拍击她的下体,肉棒在湿漉漉的小穴内

来回贯穿,小腹一下下的拍击着肥厚的阴阜。

周沁睁开发情的媚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嘴里轻声说:「慢点,我受不了了。」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上怜香惜玉,我已经处在发射的边缘了。不等她多说

我猛的低下头咬住了她的嘴,紧紧的含住她的香舌用力吮吸,下身加快速度猛插,

一直到射精了还继续插了十几下。

在我射精的同时周沁也达到了高潮,她含着我的舌头在喉间发出一声腻人的

呻吟。

发泄过了我气喘吁吁的的趴在周沁身体上,一手抓着她的一只乳房轻轻的揉

着。这时在客厅的侯院长发出一声含糊的声音,看来他被我们发出的声音闹醒了。

我和周沁吓得手忙脚乱的各自整理衣裤,侯院长也是喝得晕头转向,嘴里咕

囊了几句,然后大着舌头喊老婆。周沁应了一声,赶紧把剩下的衣服整理好又冲

我摆摆手暗示我找机会走人。

周沁进了客厅我听见侯院长还在糊里糊涂的嘟囔问周沁去哪了。

「我这不是想给你弄点醒酒汤。」

接着就听到周沁扶着侯院长进到另一间卧室,我伸头望出去,正见周沁也探

出头向这边看,见到我后使了两下眼色,我会意悄悄的走到大门口开门出去。

第七章:桃花劫

自从有了这层关系,虽然表面上周沁还是高高在上的领导。但是我明显能感

觉她对我明显有了变化,一般情况也不要我加乱七八糟的班,偶尔有一些学术会

议也会让我去参加。但是那种事却没有机会发生。

一晃到了十月,天气渐凉。我现在还是李小菲一个患者,这孩子平时安静的

很,不需要特别看管。我一天清闲的很,中午一般没什么事就来个午觉。

这天午休正睡着电话响了,一看是我妈打来的。我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什么事啊妈?」

电话那边传来我妈的声音:「徐帅出了点事。」(徐帅是我小姑的名字)我

一听小姑出了事马上就清醒了:「小姑怎么了?」

电话那边沉吟了一下:「你小姑前一阵自杀了。」

我一听脑袋都炸了:「啊!?好好的人怎么会自杀呢?什么时候的事?人现

在怎么样了啊?在哪了我去看看。」

「你先别急,出事时候你四爷和四奶都没跟别人说。现在人没事,但是好像

说是精神不太好了,你四奶让我跟你说一下想送到你们那。你得好好的照顾一下。」

我一听人没事,稍稍放了点心。但是一想小姑本是那么青春可爱的女孩怎么

就精神有问题了,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我叹了口气:「让他们早点送来吧,这个病别耽误了。」

「好像病的挺严重的,已经不送不行了,我这就让四奶给你打电话。」

我说了声好的,就挂了电话。这怎么好好的就得了这个病,想起了小姑的音

容笑貌心里面烦躁的不行。

很快四奶的电话打过来了,电话那头有点乱,能隐约听到小姑在不远处嘶喊

着什么。

长话短说,四奶和我简单的说了一下,麻烦我帮着安排好病房。我说我安排

救护车去接人,四奶说不用,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开车送人过来。

等联系完住院事宜安排好病房后我找到了周沁,跟她说了下情况,说我想做

小姑的主治医生亲自照顾她。周沁一听当然没什么问题,又说一会人来了亲自做

个会诊,出一出治疗方案。

二个多小时后人送到了,当看到蓬头垢面的小姑,我感觉心脏被东西重重的

压着,难受的很。这哪里是我记忆中的小姑,她双手被四爷和小叔架着,整个人

不停扭动,嘴里大喊:「我要杀人啦。」

四奶流着泪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强忍着眼泪对他们说:「先穿束缚衣吧,小姑现在这么不稳定我怕伤到她

自己。然后打一针镇定剂让她先睡一会。」

给小姑塞到束缚衣里面打了一针她终于安静下来了,沉沉的睡去。

我拉过四奶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四奶哭着给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小姑大学处的的男朋友突然劈了腿,小

姑偏偏对这个男人用情极深,她这人又是极要强之人,对这件事总是放不下,一

来二去应该是得了抑郁症,最后爬到她毕业大学的顶楼吃了400片安眠药,好在

当时就被学生发现送到了医院,再加上她吃的药太多把胃的塞满了无法消化才捡

了一条命回来。

四爷四奶开始觉得丢人就没往外说,结果小姑病情越来越重,最后已经无法

控制了才找的我。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安慰他们。医院也不让陪护,我让他们先回家过几天来

看看就可以。

送走了四爷爷一家,我准备去和周沁商量下治疗方案,走过李小菲病房时正

见她从里面出来。我走过她身边时她张口说道:「你的劫难到了。」

我脑袋轰的一下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她神秘的笑了一下:「你的劫难来了。」说完她晃晃悠悠的回到了病房。

我只呆傻了半天才回过神,她原来指的桃花劫是小姑。

她再指出另外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相信,她却说是小姑我不由得有点发慌,

小姑可以说是我的初恋,是我一直暗恋的对象,这虽然是不伦,但确实是真实,

李小菲如果是瞎掰她不可能掰到小姑身上。

专家会诊过后认定小姑是因为情感打击引发的重度精神分裂,这种情况极难

医治。只有药物加心理辅导慢慢改善,有的人可能永远无法恢复。

之后一直到下班我都是在稀里糊涂中度过的,晚上我申请了夜班照看小姑。

晚上7点多钟小姑醒了,我一直在旁边照看她。见她醒了我想去弄了点饭菜给她

吃,她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一样,只是扯着脖子大喊要杀人。

我看着小姑狰狞的表情,眼泪含在眼眶里就要掉下来。

她现在太过狂躁,给她打了镇定剂,一会她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我红着

眼睛找到李小菲。

「你说的桃花劫应该怎么破?你不是大仙嘛你帮我破了,我给你钱。」

「本大仙只能指路给你自己去走,我也不要你的钱,我告诉你破劫的法子,

你只要答应我帮我办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事?」

李小菲摇头晃脑的:「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只需答应我。」

她还能求我什么事?最多就是要求帮她出去。其实她现在问题不大,我可以

想办法申请她回家住几天。

「行,我答应你,你现在告诉我吧。」

我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但是李小菲昨天确实把我唬到了,我只能抱希望

她真是大仙,就算只有一丝的希望我都愿意试一下。

李小菲见我答应了神秘兮兮的往下说:「桃花劫自然要做桃花的事去破。」

「你是说…你这分明是胡说八道。」

李小菲不屑的看着我:「切,来问的人是你。反正信不信由你,这个劫不破

你和她永远都过不去。」

「方法我是告诉你了,做不做是你的事。但是你答应我的事得给我办了。」

我被她说的心里有点乱,不耐烦的问:「什么事?」

「本大仙出马在即,唯一差的就是我到现在还是纯阴之体。阴气过剩而阳气

不足,阴阳调和才能达到完美。这地方唯一能看得过眼的男人也就算你了,我实

在是没办法只能便宜你一次了。」

我一听这纯粹是精神病话,还和我阴阳调和,直接给我送去吃牢饭得了。亏

我刚才还真考虑她说的事,现在想简直可笑,居然相信一个精神病的话。

我平复了下心态,心平气和的对她说:「出马这个事其实也不着急,你岁数

还小,还没好好体会人生的酸甜苦辣,这么早就变成不知人间烟火的大仙,岂不

是太可惜了。我劝你再在人间多修行几年,碰到了喜欢的男人结了婚水到渠成自

然就阴阳调和了。」

李小菲见我有反悔的意思,很不高兴。

「谁说出马了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了,出马只不过是能借我的身体请神,为人

破事治病。怎么,你刚才答应的事现在就想反悔了?」

「不是我反悔,你说这事我确实办不了。」

李小菲气鼓鼓的看了我半天,骂了一句:「王八蛋。」扭身回了自己的病房。

哎呀,这小丫头片子还骂人,我现在也懒得和她计较这些。

重度精神病终身性的概率20%左右,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目前医治的方

法也不过是药物和心理疗法。还有一种是电击疗法,这种方法我实在不想用。药

物疗法多数也是抑制脑内多巴胺受体的阻断剂,吃多了人的心性脾气会有较大改

变。我为这事很发愁,我真心希望小姑能恢复到以前开朗的样子。

白天我也没回家,在医生休息室胡乱睡了一会。起来以后去周沁那里调了个

班,这周我都值夜班。

给小姑注射了氟哌啶醇,一白天安静不少。到了晚上又开始折腾,护士拿来

了镇静针剂,问我要不要打。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同意给她注射。

打了针之后小姑沉沉的睡去。我看着脸上挂满泪珠的小姑心里好像有把刀在

搅动。20%的终身患病率,就算治好了也有很大的可能因为服药出现各类精神问

题。我要怎么办?

我这时想起早上李小菲说的话,现在的情况不管真假,就算是痴人说梦我怎

么也要试一下。只要小姑能痊愈,所有的罪孽就都由我来承担吧,哪怕是下地狱

也由我自己独行。

我用纸把病房门的观察窗档上,再把门在里面锁上。之后走到小姑床前,一

只手轻轻抚摸小姑的脸庞。

「对不起,请原谅我。」

我用颤抖的双手慢慢解开小姑身体上的束缚,让她美妙的酮体裸露在我面前。

两只雪白的小白鸽上挺立的粉红色乳头,盈盈一握的腰肢下隐秘的溪谷,这曾经

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现在我的心里却充满了罪恶感。

我脱掉自己的衣服把头放在她的两腿之间,她的小穴没有爱液的滋润,直接

进入我怕弄疼她。几天没洗澡她的下身有股烂苹果的味道,我怜惜的用舌尖轻轻

挑开她的两片阴唇,仔细的舔吸大小阴唇和幽秘的溪谷,最后舌尖在柔软的穴口

轻轻的进出,直到确认她的小穴已经足够湿润了才颤颤巍巍的伏在小姑身体上把

肉棒对准小姑的穴口缓缓的插入。

我来了小姑。虽然曾经多次意淫过这件事,但从来没敢以为这会真的发生。

我怀着巨大的满足感和罪孽感慢慢的一插到底。

很软很紧非常舒适,同时又是没有一点阻碍。她真的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了,

小姑本是一个保守的人,失了身又被男人抛弃,看来对她的伤害很大。我温柔的

在小姑体内抽插着,那个男人玷污了你的身体,就让我把这伤痕抚平吧。

男上女下的普通姿势已经带给我极大的快感,这种近乎于*奸的方式虽然让

我有犯罪的感觉。但是身体时诚实的,这种乱伦所带来的禁忌感和多年心愿达成

的满足感,让快感的波浪一遍一遍的冲击我的脑神经,柔然的腔道内紧缩的感觉

让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当高潮来临的一瞬间我双手紧紧搂住她的双肩,身体用

力挤压在她身上,小姑两只柔软的乳房和我和胸膛紧紧贴在一起。

激情过后我我怜惜的注视着小姑绯红的脸,不知道她在睡梦中做着什么样的

梦。我亲亲的她柔软的嘴唇,起身整理好一切,退出了病房。

武胜官方版

梦浮灯破解版无限元宝

青龙战纪手游

神行九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