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眼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学生寝室之梦中梦[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4:49 阅读: 来源:护眼仪厂家

刚刚来到高一半年,就要面临着重组寝室。我所住的306寝室虽然是一间混寝,但经过半年的交往,我们关系也都还不错,当然不想就这样分开了。  分寝的前一天晚上,我们每个人都睡不着,都在讨论如何才可以避免分开。尽管期间被值班老师骂了一顿,但是在每个人心中都知道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晚上了,所以都没太在乎。时间越来越晚,不知不觉中每个人都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中午一吃完饭,我们便按照昨夜的约定一起去找负责分寝的主任交涉。不出所料,主任没有同意甚至还批评了我们一顿。我们无奈的走向各自班级等待分寝。  306室友中只有我一个是在四楼的高一一班。现在是午睡的时间,也许是因为昨晚没睡好的原因,走廊里,除了我的脚步声外,我听不到任何的动静。也许真的是太累了,我拖着沉重的双脚向班级走去。忽然,一阵错杂的脚步声飘入我的耳中,是那么的急促,和刚才的寂静比起来极不协调,似乎是在我身后追赶。我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没,没人?”我不禁自言自语。狭长的的走廊中空无一人,哪来的脚步声呢,可刚才清晰地脚步声分明是有人在我身后啊。先前的疲倦一扫而光“也许是别的班学生吧。”我只能用这个假设安慰自己。‘滴答—’我刚要走动,不知有什么东西滴到了我的脑门上,我下意识用手指擦了一下,呈现在我手上的竟是红色的…血?我不敢确定,胆颤的抬起头,只见一个满头是血的‘人’,此刻正倒挂着,站在我头顶的天花板上。见我抬起了头,那个‘人’也渐渐地向下将头抬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和我对视。扭曲的五官夹杂着尸体的腐臭味使我惊恐万分。我不敢再停留,疯狂地向教室跑去。眼看教室近在眼前,我用力跃到门前,用力的晃着门把手“怎…怎么回事,门…门锁了!!!”我慌忙中向后瞟了一眼,只见那个‘人’仍倒挂着,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步的向我走来。满脸的血水,随着他的步伐,一滴滴的滴落。我的脸上也早布满了冷汗,我更加用力的拧着门把手,可就是打不开。突然,他不动了,倒挂在那里,用力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那恐怖的笑容,使我彻底崩溃,我瘫坐在地上,发出声嘶力竭的喊叫……  “啊!”我一下睁开了双眼“额…午睡也会做恶梦。”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下手表,还有五六分钟就打铃了“唉~又没睡好。”  我坐在教室里面靠窗的座位,我整理了一下课桌,准备第一节的语文课。“这是什么?”只见窗户的玻璃上,因为天冷而蒙上了一层雾气,而在窗户的在下边,隐约有一排数字,我下意识的将数字写到了本上“3202916171227161928275,这是什么啊?”我一时没弄明白,暂且将本放到了一边。  已经上课了,可我的心思一直没在课堂上。一是因为换寝的事,还有就是刚刚的那些数组。  “姜仕!把窗户开一点,困死了。”  “嗯?啊,知道了”同桌的话让我回过神来,我将窗户稍稍开了一点缝,一阵寒风随即涌入。窗上的数组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风吹得我有些冷,不自觉的紧了紧衣服。忽然,风好像大了许多,桌上的语文书被风吹的胡乱的翻动着,我赶紧将窗户关上了。我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了桌上的那本语文书上。语文书此刻被风吹到了第三页,而在这页,一个指甲大小的红色墨迹格外扎眼。红色正好覆盖到了一个‘你’字,而这个字刚好是第20行29个字。我心跳突然加快,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对了,那个数组!”我急忙拿出刚才记得一排数组。第一个数组果然是‘32029’,“是巧合吗?”我问自己。我对照着数组找第二个字“16…17…12,找…找到了。”  果然在16页17行12个字也被红色的墨迹覆盖了,是个‘会’字。我按照数组找到了其他两个字。将四个字写到了本上“你会……死去!”我一下僵坐在那里,手中的笔不住的颤抖着“怎…怎么回事?”我不自觉地想起了中午的梦“不,不会的,那只是个恶梦罢了。”  我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同桌叫了我一下“嗨,还溜号那,下节课都要上啦,走啦!体育课。”说着就向外拖着我。我这时才发现,教室的同学大多已经走光了。我将纸条放到了兜里,边和同桌向外走去。快到门口时,我总感觉身后有双眼睛盯着我,我慢慢的回过头去,突然发现,我坐位的窗外有一个血淋淋的头注视着我,我用手揉了揉眼睛“消…消失了…”我赶忙跑到窗前,什么也没有。我用力回忆刚才的那个影子,那扭曲的面庞,空洞的双眼……“是梦中那个人!”我再次紧张起来,心中的疑惑和恐惧越来越多,种种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突然,身后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