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眼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工讨薪难能否不再上演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5:23 阅读: 来源:护眼仪厂家

农民工讨薪难能否不再上演?

年关将至,忙碌一年的外出打工者已经开始期待过年回家,而对部分农民工来说因维权讨薪神经也开始紧绷。尤其是在流动性较大的建筑行业,更是欠薪现象的重灾区。农民工作为新型城镇化的主要群体,保证其工资收入是推进城镇化进程的重要一环。上至中央、下至地方纷纷出台各项措施力求缓解农民工“愁讨薪”难题,让万千农民工能安心回家过年。  早在去年年底,中办、国办在印发《关于做好2015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指出:集中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畅通举报投诉渠道,严厉打击恶意欠薪、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违法犯罪行为,保证农民工及时足额拿到应得报酬。

农民工讨薪为何难?怎样确保农民工准时领工资回家过年?今后应从哪几方面减少农民工工资拖欠现象?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欠薪在建筑行业比较普遍,与该行业的特殊性有关。相比之下,一般的制造业,用工相对规范,用工单位和工人之间能够建立长期稳定的雇佣关系。而由于建筑行业许多工程都是采取层层转包,建设单位的工程被转给包工头,包工头再把活分给农民工来做。承包环节越多,管理越困难。加之行业本身缺少比较规范的劳动合同,所以很多工人和包工头之间没有正式的劳动合同。再者,到目前为止,建筑行业在用工、欠薪、合同等问题上没有好的管理模式。因此就需结合建筑行业的以上特点更加有针对性地创新管理模式。  李实表示,年末正好是劳动关系变换比较频繁的时期,很多农民工要回家过年,在这之前希望能和原有的雇主、包工头结束雇佣关系,因为流动性较大,第二年不确定是否还要到同一个地方干同样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工希望工资在年前得到清算,因此欠薪问题比较频繁。  规范农民工用工管理  据了解,早在2014年11月中旬至12月中旬,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便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第八次农民工工作督察,人社部会同其他5部门组成6个联合督察组,分赴浙江、内蒙古、山西、湖南、北京、贵州6省区市督察清理农民工工资拖欠等情况,重点做好元旦、春节期间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工作。  今年1月,人社部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查处衔接工作的通知》,旨在进一步完善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机制。这意味着恶意欠薪将受到更严厉的打击。   目前,各省市积极采取各项措施整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例如,近日,北京市人力社保、公安、法院、住建委等多个部门开展专项行动,对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进行统一检查和执法。近期,山西省农民工工资支付专项检查领导小组在省、市、县三级建立政府应急周转金制度,通过动用应急周转金,变农民工讨薪为政府讨薪;今年1月份?山东省住建厅、人社厅等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改进和加强建筑业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的意见》,其中规定?实行农民工工资按月支付。建筑企业必须严格履行劳动合同约定,以货币形式向农民工按月支付工资,杜绝隐性欠薪现象。而一年多前,海南省政府办公厅专门下发《关于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要求凡在海南省申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建设单位及施工企业必须建立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  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此前公开表示,接下来还将重点采取以下措施:一是畅通举报投诉渠道,及时受理并调查处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举报投诉案件;二是对建筑施工等容易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业和企业开展重点排查,发现欠薪隐患及时进行处理;三是开辟劳动争议处理“绿色通道”,对涉及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争议案件优先办理,快调快审,快速结案;四是加大保障工资支付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宣传力度,通过主流媒体及时向社会公布依法查处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等典型案件,形成强大舆论声势。  李实建议,应该根据建筑行业的特征,有针对性地提供多样化的劳动合同。比如出台短期、临时性的用工合同。此外,需要法律上强制性约束,确保有责任可追。  “如果合同不健全、用工不规范,欠薪问题的识别上就存在困难,由于很多工程被层层转包,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纠纷后,不好追究主体,即使工人去有关部门投诉,没有凭证也很难追究责任。因此最重要的还是要有比较规范的劳动用工合同,作为最基本的凭证。”李实表示。  李实强调,由于缺乏责任追究制度。目前的情况是,开发商、施工队层层推脱责任,在法律、制度上应当进一步明确,如果出现欠薪,不管转包了几层,承包方都要承担最终的责任。与工人直接打交道的这一层要有明确的责任追究制度。  为农民工法律讨薪开辟“绿色通道”  拖欠工资行为,业内专家提示,可以按照《刑法修正案八》的相关规定,追究欠薪老板的刑事责任。根据《刑法修正案八》,“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然而,繁琐复杂的程序和取证难度,对于普通的劳动者,维权门槛无疑太高。  从2011年11月份起,重庆农民工刘仲凡为拿到被拖欠的13057元工钱,一共走了8个程序,出庭了20余次,经历了939天,才最终将工钱拿到。虽然最终讨薪成功,但其间辛酸,以及为讨薪花费的成本,远远超过了所拿到的工钱。  这样的案例屡见不鲜。据了解,正常情况下,一个讨薪的农民工法律维权将走完这些程序:先到劳动部门申请调解,调解不成,再到劳动仲裁部门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仲裁是诉讼的前置程序,足见农民工法律讨薪的道路有多艰难。  一些法律专家建议,眼下,当务之急,是为农民工法律讨薪开辟一条便捷通道,让农民工少走弯路、少费时间、少花成本。将目前的“一裁两审”程序简化成“或裁或审”程序,并且对农民工讨薪案件开辟“绿色通道”。  此外,程序简化的同时,还应保障讨薪农民工求助有“门”。眼下,能为农民工讨薪提供帮助的公益诉讼机构较少,部分颇有成效的公益诉讼机构又因得不到政府的有力支持,最后也无以为继。这对社会来说,只是少了一个公益机构,但对无数农民工来说,却是少了一扇通往法治的大门,甚至是少了一条继续生存的道路。  “现在的问题是,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率稍有下降,可能会影响到工程、项目建设、经费等,欠薪问题可能会越来越多,要做好防范性的准备。特别是在经济增长率下降的情况下,不能再出现大规模欠薪问题。”李实补充道。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